199个侦探推理游戏:驯马师之死

清晨,海尔丁探长正在看骑手们练习,突然马棚里冲出一名金发女郎,大叫着:“快来人哪!杀人啦!”

海尔丁急忙跑了过去。只见马棚里一个驯马师打扮的人俯卧在干草堆上,后腰上有一大片血迹,一根锐利的冰锥就扎在他腰上。

“死了大约有8个小时了。”海尔丁自语道,“也就是说谋杀发生在半夜。”他转过身,看了一眼正捂着脸的那名金发女郎,说:“噢,对不起,你袖子上沾的是血迹吗?”那名金发女郎把她那骑装的袖口转过来,只见上面有一长道血印。

“咦,”她脸色煞白,“一定是刚才在他身上蹭到的。我叫盖尔?德伏尔,他是彼特?墨菲。他为我驯马。”海尔丁问道:“你知道有谁可能杀他吗?”

“不。”她答道,“除了……也许是鲍勃?福特,彼特欠了他一大笔钱……”

第二天,警官告诉海尔丁:“彼特欠福特15000美元。可是经营鱼行的福特发誓说,他已有两天没有见过彼特了。另外,盖尔小姐袖口上的血迹经化验证实是死者的。”

“我想你一定下手了吧?”海尔丁问道。

“凶手已经在押。”警官回答。

那么,谁是凶手呢?

>

>

朋友们可以先把你们的推理过程或推理答案回复在文章评论中,想查看本题的参考答案请往下看

>

>

199个侦探推理游戏:驯马师之死答案:

1.死者已经死了8小时,血应该干了。那位金发女郎沾到了血,就只能说明在8小时前她就到过案发现场。

2.就如“回忆是种痛”说的就是她袖子上所沾的血迹,如果如盖尔小姐所说是蹭上去的,那袖子上的血迹应该是一大片;但是海尔丁看到的血迹却是一长道,应该是她把冰锥扎在驯马师身上时喷射出来的,所以不是一大片而是一长道!

avatar